永远的等待......
更新时间:2008年07月20日 23:18:50 作者:雨落星空  

  夜,还是那么的悠长;风,还是那么的清凉;她还在那么的等待,等待着那个让她牵肠人……
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和灯影的变化,她感觉到已经夜很深了,他真不能回来了吗?难道……最可怕的念头在她脑海跳跃……


  寒风中,他手持三尺青锋,身着金色铠甲,双眼射出逼人的光芒,寒风吹过他微微打了个冷颤,"她在等我!我不能留在此地"从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懦弱,但是这不是他的意愿!他们想恋十年了,感情是不可磨灭的最好证据!


  心中一个念头"我一定要走过这片森林,回到书生村里那祥和的气氛中,回到我们曾经的家"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已经劳累了三天的身体,前面就是人们所说的老虎森林!乍想到'老虎森林'这四个字就毛骨悚然,曾经多少侠士在这里倒下?曾经多少生命在这里停歇? 悉悉唆唆的声音伴随着沉闷的虎啸,仿佛树叶都静止了,不远处的蛙鸣;风吃岩石的呷呷声,更给这片树林增加了些许神秘色彩!


  忽感身后一股劲风吹来,他就地来了个翻滚,跌坐在石头上。等他看清的时候,面前已经站着一直虎视眈眈的家伙,他猛的一激灵,刷的一声拔出宝剑。只见手中闪出一道寒光直射老虎面门,那大虫被这突来得变故逼退了一步,一声长啸扑了上来。只见侠士也不甘示弱,暗用易劲经催动急速的雷剑式;电掣雷鸣、雷公托世、这时大虫的前爪已经重重的搭在他的右肩,顿时一股绞心的疼痛!与此同时他的第三式雷电狂闪已经舞出,只见点点寒星直抵老虎咽喉,一声闷哼!那只大虫倒在脚下。鲜红的液体涓涓的浸湿了他脚下的尘土……


  摸索着继续行路,新添的臂伤不时隐隐痛楚。夜更显得寂静了,风也好像凝结似的、处处都呈现出一种死寂。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希望、他看见了灯火、好像看见人们欢呼他们归来似的、好多人在为他们庆功,好多人在为他们敬酒……这次他们去时十五人,现在却只剩下他自己。 虽说捣毁贼巢,但是那些兄弟,惨死的情形还历历在目!他们不是战死!他们是被那些惨无人性贼寇暗中杀害了,飞镖、毒箭、陷阱。每每都另他瞩目惊心!他没有颜面去见大家,就是为了她,他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!为了她,他一定要回去。哪怕受千万人指责这个大哥没有当好!受人垂骂, 因为他说过今生要娶她!!


  就在半昏睡状态,他感觉到不远处阴风劲劲,等他看清的时候眼前居然有三只大虫。尤为中间那只,好像就是人们传说中的万虎之王、"白垩猛",心不由己的运气金钟罩护身、只见身上顿时泛起一圈青光,在太极气功的力度下不由自主的拉开了太极剑结的起手式----三只猛虎也不动静,就好像等着这个猎物自己倒下,好像明白他已经身受重创似的。


  我不能倒下!忽地飘落在左边一只大虫身后。一招太极剑结决杀招式"无行归太极"只见那只大虫哼都没哼。怎么这么快? 这就是他精心研究多年的轻功'幻魔神功'.也就是靠这神功才免于贼寇卑鄙的手段!其余两只好突然失去了目标,可能发现同伴倒下时 发出的凄惨的吼声。与此同时转身扑了过来,已经劳累了三天的身体,如何能承受的起这么大的劲风,只见一个趔趄,倒跌出去重重的摔在树干上。我不能死!我决不能死!!我要去见她!!!在这种信念的促使下再次运气金钟护体,这次他使用的不是那一招中的那一式,而是----师传剑术最终奥义!七决连环剑法。据说此剑法出手伤人于无形、剑气威慑八方、周围八步之内草木皆死! 只见光线一晃,一只大虫已经扑了过来。与此瞬间寒星闪闪一个剑尖换化出两朵剑花、忽而有生出七点寒星、七点寒星每个有迸射出七条剑气、七七四十九道剑气划过老虎的身体!顿时那个大虎被分成无数小块飞散开来。或许这只大虫不知道七决连环剑法的威力、也许是临敌经验不足! 就说当年武林,被大家公认为武林泰斗的老侠客!就是凭着这七决连环剑法!毕竟这位曾得老侠客嫡传呢?自从老侠客以后此种武学被武林列为禁招----杀气太重!师傅时刻提醒:"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用此招式"!多少年来他都遵循师训,未用过此招,居然这么大的威力?自己习练多年都没发现这点,他有点震惊了!但是他也感觉到内力的消耗巨大,自己开始喘气。再回过头来看那只白色的白垩猛仍然不动生色,显然是久经沙场啊 ̄.咳!一口鲜血喷洒出去。因为身受重伤,加只运用七决剑消耗内力过度,忍不住内腑剧痛!只听一声吼叫。沉闷而悠远、凄惨而豪壮,震撼整个山谷!白垩猛的吼叫真是不同凡响!也许是村里人听见吼叫 也许是七决剑气光芒映射的瞬间如白昼。仿佛远处有人还有灯火……


  白垩猛吼过以后就慢慢移步侠士身边,好像在说:"我看你还能撑多久?"他默默的运起疗伤内功吐纳法,护身金钟罩仍没敢松懈下来,调息了许久。近了、近了、只有八步了……只有五步了、要是他没有受伤、要是他还能试出七决剑法、这只白虎已经毙在脚下了。不知道这只久经沙场的'白垩猛'是否看透了敌手的实力。慢慢的慢慢的移动着,只有三步了。三步是习武之人必守之地。瞬间---吐纳法转为爆发呼吸!一口真气提起使出一式闪光剑破解(无力再运用全招) 这时'白垩猛'也没有停下来忽地转身来个'猛虎铁鞭',突如其来的变化把本来刺中咽喉的剑尖,实实的刺在'白垩猛'的屁股之上!与此同时侠士的双脚也被铁鞭似的尾巴扫了个正着,同样钻心的剧痛再次袭来,使他身形倾斜,扑通一声又一次跌倒在地上。 猛虎屁股被刺中,更是猛烈的狂吼,真是地动天摇。也许他平生都没遇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类! 侠士摔倒的瞬间,试着站起,结果浑身的骨头象散了一样使他不由自主的打坐伏式气功。可能'白垩猛'被这猛烈的反击有点惧怕,站在五步之地,双眼虎视眈眈盯着他,这也给了他充分的休息时间。时间慢慢的流逝,树叶淅淅沥沥的飘落远处微微看看侠客村里有火光闪烁,可能有人来? 但是侠士和猛虎好像都处在第三空间,时间的消逝使侠士意识到自己精力在消逝,恐怕支撑不了很久了。猛虎则若无其事两眼死盯盯的看着他,侠士心想"要是我不先行动的话恐怕就自己死在这里了"不行,我不能死在这里,因为她在等我、她一定在等我!我感觉到她的气息 ,给我力量吧!眨眼功夫侠士浑身青光闪闪,感情的火焰是她激发起一股力量,这就是金钟罩最终的防御极限,猛地运起雷电气功使出绝招----圣灵二十一剑。剑光到处火星迸射,白垩猛不知怎么----这个人类有如此毅力?被惊退了三步,就在这个时候八步是七决剑杀敌最好距离,火星迸射之处寒星闪闪映射出闪闪寒光。连续刺出二十一剑,估计这就是所说的八步之内草木皆损的招式,只看见周围尘土飞扬、剑哮铮铮作响,白垩猛也不甘示弱猛地越起,双爪如铁铅般扑来,侠士只感觉身上那个部位又在流血。可能已经没有知觉了!此时也不知道那只白虎身上被刺中多少个窟窿,尘土中庞大的身形慢慢的与尘土融为一体。大地的孩子,终究回到大地的怀抱……另一个身影也慢慢的跌倒,一种潜在意识"我不能就这么死了,她在等我!我一定要见到她!本能的促使本来平扑的身子跪了下来……


  一群人拿着火把、武器,慢慢的移动着,人还有的在议论:"不知道什么吼声,村长非要咱们去看看,万一碰见猛虎我们就惨了;据说这里有个'白垩猛' ̄:……"时间慢慢的过去了,一丝丝晨光透过树林射了进来,一群人惊奇的发现一只白色的老虎斜卧在尘土中,满身的剑痕沥沥可见,鲜红的血染红了周围五步杂草。微风吹过,飘来阵阵血腥 ̄让人有一种恶心的感觉。 在白虎十步远的地方人们看见一个斜跪着的满身污血的少年,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处伤痕,人们看不见他的脸,微微颤抖的头发仿佛在诉说着一段故事……一个情节…… 在他身边瘫坐着一个女子,大大的眼睛、长长的睫毛、樱桃小嘴……{由于事情原因不能一一形容}但是从表情谁都能看出极度的忧伤加上彻夜未眠的疲惫,她没有哭泣、或者她认为哭泣不能代表任何东西!她一直手紧握在他的手和那只插在土里的宝剑,另一直手抚摸着他血污的脸, 此时才感觉到她眼神中的忧伤和伤感,她只说了一句话:"他是在等我、一定是在等我、他不会丢下我" 极度的悲伤最容易使一个人失去理智……


  从此以后大家在侠客村以及书生村都能看见她的身影,一个穿着破烂的、头发凌乱不堪、不停发疯的丢着石头的女人、那就是她!一个曾经等待他的她,因为她在等他。所以她就不停的在书生村和侠客村之间徘徊,或者她认为他会回来……永远的徘徊……永远的等待……